Friday, November 03, 2006

提到相声

那就有不得不说的郭得纲,下面这段号称是
一段不让播得相声,针针见血

全文...

相声

摘自董路的blog
前言:今晚20:20,我与黄健翔、徐德亮登上民族文化宫剧院的舞台,为德云社十周年大型演出助兴,合说了群口相声——《不说足球说相声》。

至于演出“笑”果嘛,自己说没什么意思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明天的媒体报道。

很高兴,我在台上听到了数次观众集体发出的“噫——”的声音;郭德纲曾说,那是德云社的忠实观众对演员最高的奖赏。

以下是台本
相声《不说足球说相声》台本


徐:今天啊,我给大家说一段相声。
(黄上)
黄:哟,哈哈哈,这不是德云社德字辈的大万儿徐德亮嘛?
徐:哟?这不是健字辈的大万儿黄健翔嘛。
黄:您别突出这个健字行嘛?您挺好的。
徐:挺好的。
黄:对了,抽烟吗?
徐:抽啊。
(黄作势掏兜)
徐:哎哟您可别客气。
黄:我提提裤子。
徐:我以为给我敬烟儿呢。
黄:应该给您敬烟儿。
徐:啊?您可别逗啊,您这大名人给我敬烟?
黄:我想让您带着我说相声。
徐:您说相声?
(董上)
董:哟,徐德亮!
徐:哟,董路?
(董边打招呼作势下跪)
徐(差点先跪下):快起来快起来。
董:我鞋带儿开了。
徐:你们俩是一个庙里学出来的是怎么着?您干什么来了?
董:跟您一块说相声啊!(转头冲观众)除了相声你还会啥啊?
徐:您也说相声啊?各位您看今天这个节目热闹了,这回三个人说一段相声。
黄:(向徐)别啊,这场节目咱们俩人说。
董:(向徐)不对,这场节目咱们俩人说。
黄:(向徐)咱们俩说。
董:(向徐)咱们俩说。
黄:董路,你这就不对了,你作为一个著名的足球记者,跟徐德亮说相声,这不是自甘堕落吗?
董:建翔,你才不对呢,你作为一个著名的足球评论员,跟徐德亮说相声,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
黄:你跟徐德亮说相声,这算自毁前程啊。
董:你跟徐德亮说相声,那算自废武功啦!
黄:(冲徐)你是衣冠禽兽!
董:(冲徐)你是禽兽不如!
黄:你死了喂狗!
董:你狗都不吃!
徐:你们把我剐喽得了。像话么!都冲我来呀?我问问你们吧,你们干嘛都想说相声啊?
董黄:混不下去了!
董:建翔你这可不对,你是著名足球评论员,事业如日中天啊,你怎么混不下去了?
徐:问的有道理。
董:人家可是西西踢威的大主持。
徐:你法语说的不错啊。那叫西西踢威嘛。那叫
黄:CC剃崴。
徐:你这还不如那个呢。
董:你怎么混不下去啊?
黄:你看我们好像挺风光的,其实有很多束缚,你比方说,有关部门规定,主持人不许参加任何形式的商业活动。
徐:什么商业活动也不许参加?比方说演电影?
黄:不许。
徐:拍广告?
黄:不许。
徐:出唱片?
黄:不许。
董:上厕所?
黄:不许。嗐,我说的是商业行为,上厕所也只能去公益的,不能去商业的。
董:啊?!那赶上个收费厕所你还只能憋着?
徐:怪不得说他们主持人肾都不太好呢!
黄:不瞒你说,我还真认真学习领会了相关规定,发现啊,只有两件事能做,一个是写书,一个就是说相声了。
董:写书我知道,你刚出了一本书,像《男人一样去战斗》,哟卖得那叫一个……惨啊。
徐:像话吗?你得捧着点说,卖的是不好,但是写的……更不怎么样。
黄:我招你们了?
董:你也不错啦,你想,你一年出本书,还没人管你……
黄:谁说没人管?最新规定:今后凡是主持人再出书,书稿得先交到有关部门,审阅修改之后才能由出版社出版。
徐:差不了几天。
黄:是差不了几天。这不世界杯之后,被齐答内顶了一脑袋的马特拉齐出了本书,叫《我到底对他说了什么》,卖得可好了,咱们这里也有人让我也出本书,叫《我到底为什么那么说》
董:这肯定卖的火啊。
徐:多少人都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说啊。
黄:我写了,交人家审去了,人家说了,世界杯之后一个月就能审完。
徐:那不是很快了么。
董:不耽误你出书啊。
黄:人家说的是下届世界杯。
董:这也太慢了,四年啊?
黄:我们那规定多了,主持人不允许染发、男主持人不许剃光头、不许留长发、留胡子……
董:等会。可我看你们台那个《倒霉52》《非常三缺一》那位主持人,怎么又染发又长发呢?
徐:就是啊,据说值好几个亿呢,估计一根头发就得值两万吧。
董:两万?!那是白头发!黑的至少5万!
黄:人家那是因为贡献大,特批的。哪行哪业还没有个特例啊。再说了,主持人的发型,只要适合自己,观众喜欢就好。
董:对啊!
徐:那要是赶上年少泄顶,头发掉光了,再好的主持人也不能干了吗?
董:傻啊你?你不会戴假发套啊?
黄:你们就别起哄了,反正我是除了说相声干不了别的了。唉?董路,你是著名足球记者,你怎么说相声来了?
董:唉,一言难尽。足球没人看了,报没人买了,稿子没人要了……丢存折没人拣了。
黄徐:我们拣啊。
董:全是透支的。谁拣啊,您得带我说相声。
黄:还是我们解说员苦。说多了观众烦了,说少了观众困了,说重了人家不愿意了,说轻了球迷不解恨了。德亮,您带着我说相声。
徐:就这些啊?
黄:我们解说员所谓日出千言不损自伤啊。说话多了,受的都是内伤啊,表面上看挺好,里边全都碎了,这里边就是一锅卤煮火烧。
徐:是太苦了。
董:德亮,别轻易下结论行吗?他那儿一锅卤煮火烧,我这还一碗豆腐脑呢!我们记者不单要日出千言去采访,还要下笔万字的写稿子啊。好几千字的稿子,一两万字的专版,第二天就见报,点灯熬油是常事,吹灯拔蜡都可能。您看我们多苦啊。
徐:这是挺苦的。
黄:还是我苦。
董:还是我苦。
黄:我是苦瓜。
董:我是黄莲。
黄:我苦的都挂相儿了,您看看,我是满脸的抬头纹啊。
徐:满脸的抬头纹?
董:连中国话都不会说还苦呐还,还是我苦,您看我,全身都是鱼尾纹。
徐:地球上挺危险的,你们还是回火星吧。您们这都什么貌相啊你们。
黄:还是对球的苦,您拿我来说,常年累月跟着国外的时间转,睡的比小姐晚,起的比民工早,挣的比保姆少,看上去还要心情挺好。我们一有重大赛事就满世界飞,平时也是生活毫无规律。我孩子都老大不小了,我都没听他叫过一声爸爸。
徐:那为什么?
黄:回家太晚了,每次我披星带月的一回家,我家里人老说,轻点,咱家德亮刚睡着。
徐:等会,你孩子叫什么?
黄:德亮。
徐:怎么起这么倒霉名字啊。
黄:不是,我喜欢你的相声啊,为了崇拜你,才给我孩子起你的名。在国外,人都是给孩子起自己偶像的名字。
徐:是啊?就冲您孩子名,这场相声我跟您说。
董:等会吧你,你傻啊?
徐:你怎么我看出来的?
董:傻子都能看出来你傻!他孩子叫德亮,这是占你便宜啊。
徐:我觉得也不对啊,谁家父母给孩子起这缺德名字啊。
董黄:就是啊!
董:你看我们家德纲,人家……
徐:等会,你孩子叫德纲?
董:我们家狗!
徐:这我就平衡了。
董:我们家德纲天天让我陪它玩,可我哪有时间啊,哪有心情啊!像我这样的,表面风光,内心彷徨。容颜未老,心已沧桑。整体个比骡子累,比蚂蚁忙;吃的不如狗好,睡得不比猪香。不瞒你说,德德德德……我家里也乱七八糟,我写稿都坐马桶上写。
黄:这是真的,我给他起个外号叫马桶写手。
董:就是啊。有的时候我在厕所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写完一篇稿。我们总编拿过我的稿子一看:恩,很有味道。
徐(闻闻董身上):味道是不小。
董:是吧,我觉得我要说相声,一定也很有味道。我肯定能成角儿。大角儿。
徐:大角儿?
黄:就是怎么冲都冲不下去的那个。
董:像话吗?
(董徐换位置)
黄:你一个写字的,说相声?要抽疯啊?
黄:你说个说球的,说相声?哪挨哪啊?
黄:你还就说对了,我们说球的本来就是吃开口饭的。跟相声是近亲。
董:近亲啊?
黄徐:对!
董:要不德亮傻呢。
徐:去!
董:健翔,说实话你说球是好钢用在刀刃上,说相声,你不是把刀刃用钢上了嘛!
黄:我就豁出去了我。
董:说一千道一万,还是我们写字更适合说相声了。
徐:为什么啊?
董:我们能编能忽悠啊,那些假新闻,不都是我们写的嘛。
黄:向董路学习,向董路致敬!
董:怎么回事?又疯了?
黄:全国那么多写假新闻的,就董路一个人公开承认了……话说回来,算什么能耐,相声是真艺术。咱不带坏人玩。
董:坏人?坏人就对了,郭德纲的著明理论:说相声的没好人。刚才德刚在后台说了,你看这董路,长得就像说相声的。

徐:等会咱们琢磨琢磨……他说说相声的没好人,说你长得像说相声的,那是夸你吗,那不是说你是坏人吗?

董:所以啊,我适合说相声啊!你看健翔,仪表堂堂,风流倜傥,走到哪,你就说是进了疯人院,谁不说你长得像好人啊!

黄:都什么年代了还以貌取人啊,刚才在后台,于谦老师是说了,让健翔说相声吧,虽然他长的是像好人。但这年头,最坏的人长得都像好人!还是我坏。

董;还是我坏!

黄:我……

董:我丧尽天良,十恶不赦,我踢寡妇门,挖绝户坟……还是我坏啊,我还不够坏吗,谁还能比我坏啊?

徐:别打了别打了,看我的了
(两人从两边分别啐徐的左右脸)
徐:吙!怎么的了你们。
黄:董路你别闹,还是说球的更适合说相声,我们善于在短短的时间里迅速燃烧自己的激情,这和舞台表演的要求很接近。你们记者不行。
董:谁说的?什么激情啊燃烧阿?不就是装疯卖傻吗?我也能在片刻间调动自己岁月燃烧的激情啊!
黄:我不信。
徐:我也不信。
董:我给你们来来啊。
徐:可以啊。(董停一下)说啊。
黄:没电啦?
董:等等,让心脏不好的观众先退场。
徐:不至于,您说说吧。
董:包袱,好的,抖开了,逗笑他。。。哎——相声!相声!相声!郭德纲立功了,郭德纲立功了,不要给小品任何的机会!伟大的民间艺术家,他继承了中国相声的光荣传统,侯宝林、马三立、刘宝瑞在这一刻灵魂附体!郭德纲一个人,他代表了中国相声悠久的历史和传统,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瞎逗,他不是一个人!

徐(起哄):董路,董路站在这个舞台,他面对全中国相声迷的目光和期待,德云社曾经在多次的演出中只面对台下的一名观众,董路深知这一点,他还能够微笑着面对他面前的这些人吗?10分钟之后,他会是怎样的下场?
董:鼓掌了,演出成功了,董路获得了胜利,淘汰了足球解说员,他没有第一次演砸在天桥的剧场,伟大的董路,伟大的客串的相声演员,徐德亮今天生日快乐!
徐:这里有我什么事啊?
董:德云社万岁!
徐:行了行了
董:(喘气)胜利属于董路
(忽然发现黄冷眼看他,声音低了下来)属于黄健翔……属于张靓颖……
徐:还张靓颖?行了行了,您还真有激情。
黄:你还美啊吶。这叫相声嘛?这不是发疯嘛?你们德云社也想跟全国观众道歉啊?德纲,你们不混啦?你们找停赛啊?全国说相声的奖金因为你这么疯都没了!回头再有人告你们赌相声!早晚有人告你们用相声挑拨国际关系,引起外交纠纷!

徐:嗐,行了行了,人家说的不错。
黄:就说你生日快乐你就这么美啊,你是逼我出绝招啊。
董:你还有什么绝招啊?
徐:他这就够绝的了。
黄:我能说英语相声,能把相声推向全世界。你行吗?
董:别土了吧你,还推向全世界?还英语相声,人家国外管相声根本不叫相声,你知道人家叫什么?
徐:那叫什么啊?/
董:叫“脱口秀”!
黄:甭管什么脱口秀还是脱衣秀,反正我是能用英语来一段,你行吗?
徐:对阿,你行吗?
董:你不是说你自己能来吗,你给大伙来来啊!你看有几个能乐的!?(扭头冲徐坏笑:估计没几个听得懂!)
徐:还真是,你来来吧!
黄:(唱)。
董徐:就这啊?!
董:这还不如我呢,别看我不会外语,可我能随机应变啊,我能起飞智。
徐:什么飞智?
董:有一次我们一伙子中国记者在毛里求斯采访,打算坐火车从一个城市去另一个城市看比赛。之前听说火车票分两种,一种是快车票,一种是慢车票。
徐:当然得买快车票了。
董:没错,到了售票处,哥几个才发现,没人会毛里求斯语。
黄:看你们怎么办!
徐:怎么才能让售票员明白我们要买的不是慢车票,是快车票呢?
黄:是啊。
董:你们有什么办法?
(徐黄摇头)
董:不成了吧。
徐:那你有什么办法?
董:我走到售票处,“哈楼!
黄:这,世界语言。
徐:谁都懂。快车票慢车票!
董:呜~~~~~~~~~库……库……库……库……库,no! 库库库库库库库,YES!
徐黄:就这个呀。

全文...

Monday, October 30, 2006

管理你自己

"认识你自己",两千多年前,古希腊的哲人说。古希腊人比较形而上,没有说清楚怎么认识你自己。"管理你自己",一九九九年,管理大师杜拉克发表文章说。杜拉克深刻而务实,终于向经理人说清楚了怎么认识你自己,而且把"认识"上升到了"管理"的高度。怎么管理你自己?杜拉克说,你要问自己五个问题。
第一个问题是:我的长处是什么?很少人真正知道正确答案。你应该向周围的人寻求反馈并加以分析,发现自己真正的长处,然后努力完善自己的长处。同时,找到那些妨碍了自己发挥长处的地方(比如轻视自己专业领域之外的某种重要的技能、或者在人际交往中缺乏应有的礼貌),把它们改掉。

第二个问题是:我做事的方式是什么?就像人的长处各有不同,做事方式也各有不同。比如你是"读者"(reader)还是"听者"(listener)?"读者"喜欢看书面资料,"听者"习惯听口头汇报。又比如,你用什么方式学习?最常见的是"听"和"读",但是也有许多人的主要学习方式是"写"或"说"。

在做事方式这个大问题下,要问的小问题还很多。比如,你是擅长团队合作,还是习惯单打独斗?你是擅长做一把手,还是习惯做副手?你是当决策者还是军师?你是在高压之下越战越勇,还是在和平有序的环境下才能出色发挥?你是在大公司还是在小企业更能取得绩效?关键不在于回答这些问题,而在于回答问题后并采取相应的行动。

第三个问题是:我的价值观是什么?人和企业都有自己的经营价值观,如果二者冲突,你就难以发挥绩效。比如,如果你信仰内部培养人才而企业喜欢空降外援,你追求长期业绩而企业追求短期结果,你倡导突破性创新而企业愿意持续改善,就是价值观的冲突,而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。

回答前三个问题后,你才能回答第四个问题:我该去哪里工作?或者,你至少知道你不该去哪里工作。知道该对什么样的工作机会说不,知道自己将以怎样的方式做一项新工作,并要求相应的预期和配合。

这时该回答第五个问题了:我该贡献什么?要考虑到三方面的因素:一是形势的要求,二是基于自己的长处、做事方式和价值观,怎样能做出最大贡献,三是什么样的结果影响深远。

全文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