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ne 22, 2005

today

这个title也许要在我以后的blog中,无数次出现,因为按照我们研究室的推理,今天是永恒的...

礼拜二,是我每个礼拜的愚人节,研究室的轮讲(presentation)对我来说都是#$%?!,为每一个听懂的词儿而窃喜,却每每被接下来的大段数学推理所重锤,不知道研究室里是不是只有我一个梦游人。

刚刚开完中青对德国的比赛,中青征服了我,却没有征服中国足球的历史,又是最后三分钟,又是让人魂断的进球,善于玩弄球迷的中国,善于被对手玩弄的中国。网上的评论,嗯,又是对骂。总觉得这回中青能给我带来希望,可是想想上届世青也曾经是如此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黄健翔的仿南美庆祝噪音很提气,可是最后还是幻想着2008,2010,nnd,老子那时候都多大了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